•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项目展示
  • 新闻资讯
  • 联系我们
  • 技术理论
大考将至 黑臭水体爆发前夜的狂热、躁动与不安
专栏:行业资讯
发布日期:2017-03-01
阅读量:270
作者:佚名
收藏: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业内俗称“水十条”),对黑臭水体治理提出明确要求和治理期限,“到2020年,我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以内,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而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更提前到2017年底以前完成。  大考将至 各地黑臭水体治理“狼烟四起”  现如今,距离“水十条”要求的期限仅仅1年的光阴,大考将至,直辖...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业内俗称“水十条”),对黑臭水体治理提出明确要求和治理期限,“到2020年,我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以内,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而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更提前到2017年底以前完成。

  大考将至 各地黑臭水体治理“狼烟四起”

  现如今,距离“水十条”要求的期限仅仅1年的光阴,大考将至,直辖市、省会城市必须“快马加鞭”于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地级以上城市河流湖泊也要实现无大面积漂浮物,河岸无垃圾、无违法排污口。

  整改期限即出,各地“狼烟四起”。中国水网梳理各地十三五环保规划、河长制方案发现,部分省市推行进度及黑臭水体治理力度超预期。上海、湖北等地率先宣布2017年年底前完成“河长制”全覆盖,较《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提出的目标提前一年。

  上海市的目标是到2017年年底全市中小河道基本消除黑臭,开展631公里城乡中小河道综合整治,到2020年基本消除劣五类水体。湖北省到2017年年底前全面建成省市县乡四级“河湖长制”体系,覆盖到全省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1232条河流和列入省政府保护名录的755个湖泊。

  北京市提出,2018年年底前全市建成区基本实现污水收集处理设施全覆盖,污水全收集、全处理。聚焦黑臭水体,由“河长”牵头制定“一河一策”治理方案,采取截污治污、清淤疏浚、水系循环、生态治理等综合措施进行治理,计划到2017年年底前消除全市摸查确定的141条段665公里黑臭水体。

  天津市水务局局长景悦指出,天津市一共有黑臭水体25条,117公里,到2016年年底已经完成10条,剩下的15条2017年全部完成。将综合运用控源截污、清淤疏浚、生态修复、水源调配等措施,一河一策有针对性地实施黑臭水体治理。

  重庆2017年环保工作会议指出,成都主城区全部消除黑臭水体,其余市(州)城市主城区黑臭水体整治完成比例达到60%,实现河面无大面积漂浮物、河岸无垃圾、无违法排污口。地级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达到或优于III类的比例为97.6%。

  陕西省则计划投资177.7亿元用于无定河综合治理工程,期限为2017年至2025年。重点实施水资源开发利用与优化配置、水污染防治、水生态保护与修复、水土保持、防洪减灾、岸线利用管理、土地整理、水环境提升、智慧化管理等9项治理措施。

  资本躁动 PPP联合体拿单频现

  在国家顶层设计及各地加快推进“河长制”的背景下,河道治理力度将加大,黑臭水体市场体量将放大。住建部数据显示,全国295座地级及以上城市中,有超过七成的城市存在黑臭水体,总认定数高达2014条。从投资需求来看,如果假设全国城市建成区1000个、每个区平均有20个中小河道且其中40%属于治理范围、每条河道中黑臭水体长度3公里,以单位投资3000万元/平方公里,那么若2030年消除全部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对应投资需求或超过7000亿元。

  如果说7000亿元的“隐形需求”未引起资本狂热,那么2月6日刚发布的《“十三五”污水处理及再生建设》则显而易见提出,“十三五”期间,我国需整治1992个城市黑臭水体,总长度5904公里,其中地级及以上城市黑臭水体治理中控源截污涉及的设施建设投资约1700亿元。

  巨大的市场蛋糕使得多家公司新年伊始捷报频频,纷纷发布公告称获得河流治理大金额订单。据中国水网不完全统计,棕榈股份2月份接连获得莱阳五龙河流域综合治理PPP订单和漯河市沙澧河二期综合整治PPP项目合同,总金额超40亿元;国祯环保签订1亿元黑砂河流域水系治理项目合同;铁汉生态联合体预中标48亿元的抚河流域生态保护及综合治理PPP项目;碧水源以4.3亿元人民币中标长春市伊通河流域黑臭水体治理工程项目;东方园林与中国一冶集团有限公司等组成的联合体签下云南玉溪大河下游黑臭水体治理及海绵工程项目,涉及金额超33亿元。

  “从目前参与黑臭水体处理的企业构成来看,主要分为环保公司、水利公司、园林公司以及排水公司等四类。由于行业属性的不同,在应对黑臭水体治理的过程中也倾向于不同的认知与技术偏好。我想提醒一下,无论哪种治理手段,在河长制及水十条的末位公示、住建部的信息公开措施等各种高压政策下,如果社会资本所实施的黑臭水体治理工程未达到效果,2017年和2020年的两次大考不及格,必然会带来政府付费的延迟和扣减。”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一语中的。

  燥动之下的不安 黑臭水体的难点与困惑

  我们姑且不论水十条目标能否完成,看看住建部、环境保护部、水利部、农业部4部委联合发布的黑臭水体进展报告。截至到2016年12月13日,全国295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有220个城市排查确认黑臭水体2026个,已经开工整治和完成整治的一共972个,还有50%以上未整治。

  换言之,50%以上未整治的黑臭水体要在未来三年内提前改造完成,在我国水污染如此之重、黑臭水体成因如此复杂,加上我国整治规划起步较晚,成功案例还比较少,要达到所设定的目标,顺利完成黑臭水体的整治也绝非易事。现阶段,我国黑臭水体治理还面临着技术、资金、商业模式等多重难题与挑战。

  (1)技术路线种类虽多,但实践少风险大。过去治理黑臭水体多是在小湖小塘小沟小渠的小水体尺度进行,但如果将这些工艺技术放到高人口密度、高污染负荷的复杂城区尺度来实施,有些技术的治理效果是否稳定可靠,存在较大技术风险。

  (2)黑臭水体成因复杂、污染源控制难度大。黑臭水体成因可以也总结为“内忧外患”,内忧就是底泥,外患其一是点污染,其二是面源污染。然而很多城市存在着合流制管网改造和沿河截污工程实施难度大、污水处理厂满负荷、污水和初期雨水收集后无法处理的问题;所需清淤量大,河道底泥无最终处置途径等问题突出,治理起来难度非常大。

  (3) PPP按效付费的考核指标、回报机制不明朗。首先,黑臭水体核心是如何让政府付费,按效付费的绩效指标怎么设,这是个难点。环保部和财政部的PPP文件仅讲了概念,操作起来有难度,并未有相关的细则明确考核指标;其次,水环境治理它的回报机制现在有点难,目前没有费价政策,若是依靠周边受影响区域内的土地增值作为反哺,又会碰到土地政策的限制。最后的解决办法是PPP项目按效治理付费,然而在成因复杂且社会资本缺乏执法权和协调能力的背景下,对社会资本严格按断面考核绩效来约束PPP项目比较困难。

  (4)跨领域、多部门的沟通协调难。水十条由环保部牵头制定,各地也是环保厅、环保局来推动,黑臭水体则涉及到各个地方的建委、水务局,各部门仅关注责任范围内的问题,缺少与其他部门的沟通协同,则对黑臭水体整体的治理大大不利。

  若以上问题无法解决,尤其是PPP按效付费的考核指标、回报机制不明朗势必影响治理企业的积极性,从而影响治理效果,只怕是投入了大量财力、人力、物力,最终水体环境只能在初期的一段时间得到改善,而后反复恶化,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延伸阅读:

上一页: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碎片化岂能治系统病
下一页:国务院住建部相继发文 未来中国污水垃圾处理的主战场在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