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项目展示
  • 新闻资讯
  • 联系我们
  • 技术理论
我公司参加第八届岷江论坛动态消息
专栏:行业资讯
发布日期:2016-06-04
阅读量:213
收藏:
  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背景下,西南各地会有哪些机遇和挑战?2014年10月19日,一年一度的岷江论坛邀请各方展开深入对话。我公司作为被邀请嘉宾,与各位与会者一起探讨了一下几个热点问题。  热点1: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命运如何?  省老科协从2004年以来组织了多个学科和领域的专家开展调查,形成了《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备忘录》。2011年,中央又决定适时启动南水北调,老科协也相应组织了新的调研活动,深入探讨...
  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背景下,西南各地会有哪些机遇和挑战?2014年10月19日,一年一度的岷江论坛邀请各方展开深入对话。我公司作为被邀请嘉宾,与各位与会者一起探讨了一下几个热点问题。

  热点1: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命运如何?
  省老科协从2004年以来组织了多个学科和领域的专家开展调查,形成了《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备忘录》。2011年,中央又决定适时启动南水北调,老科协也相应组织了新的调研活动,深入探讨项目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根据杨勇的报告,西线工程的布局均在金沙江流域,包括大渡河、雅砻江和金沙江。目前青海省已有舆论,要为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创造条件。金沙江流域有许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特殊物种保护地,其作为中国今后最大的水电能源区,同时也可能成为南水北调的重要水源地。现在的矛盾是几方面博弈和现在开发格局所产生的矛盾,其中比较明显的就是西线工程的命运。据悉,因为东线工程的调水成本非常贵,这也是大家批评很大的地方。中线修好之后,也面临着地方和中央的水资源争夺。杨勇表示,西线工程如果要实施,将损失200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初步的调水成本,按照2005年的物价来看,东线的物价是6块多,西线是3块多。 

  热点2:天府新区的水从哪儿来? 
  天府新区已经得到国务院的批准,但是水资源是它最大的一个问题。杨勇提出,引大济岷的工程在天府新区的背景下很快会启动。“川南有再造一个都江堰的计划。但水只有这么几条,资源只有这么多,现在已经形成了难解的局面。引大济岷的方案虽然提出来,并没有进入议程当中,但是要解决天府新区的用水问题,可能还是必须要上。”专家提出,成都现在也看到了这样的问题,也下了功夫,应急水源地的建设也一直关注。但今后在地区发展中会不断出现水资源困境,需要花很大的代价和功夫去解决和面对。与会专家同时表示,城市发展不是在规模上发展,而是在品质上提高。 

  热点3:城市内涝如何破? 
  城市大发展的同时,城市洪涝灾害显得日益严重。陆强提供的数据显示,城市防洪排涝投资严重不足,四川城镇排涝设施投资占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比重不足3%。城市排水管网、泻洪道设施标准低,严重老化。随着城市建成区扩大,排水系统滞后更突显,降雨量稍偏大就造成内涝。城市排水系统及其管理方式停留在多年传统运行管理模式。规划建设上未形成完整规范的排水系统。城市建设注重地面设施建设,忽视地下设施建设,造成城市排涝系统大大滞后于城市发展。陆强提出,有效防御城镇洪涝灾害,需改变传统观念——纯“排涝”措施,阻断了雨水入渗地下的通道,城市雨洪只能通过城市排水工程排出城市,不仅增加城市应对雨洪灾害的脆弱性,更增加了汇流的水力效率,导致径流量和洪峰流量加大,反而成为城市雨洪灾害的根源。陆强认为,“城市雨洪管理”的概念或许有助于解决城市内涝。陈渭忠则透露,上海的下水道工程是按照一年一遇的标准设计的,成都市则是按照1-3年一遇的标准,而新标准还会提高。 

  热点4:城市水系如何治理? 
  城市水系,是指自然形成和人工开挖的流经城市区域的河流、小溪、渠道、运河,以及市区的湖泊、池塘、湿地、水库等构成的城市水网系统。成都中心城区(外环路以内)的主要干流河道有5条,分别为府河、清水河、江安河、东风渠和毗河,其余河流均为这5条河道的一级支流、二级支流和三级支流,共约50~80条(成都有关部门统计数据不一致),共同组成成都中心城区的河网水系。与大江大河相比,城市水系受人类社会经济活动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导致目前城市水系大多生态功能退化,有的甚至完全丧失生态功能。2012年,成都市提出治理凤凰河、陡沟河、苏坡支渠、高攀河、老锦水河、鸡头河、九道堰、秀水河等8条小流域,涉及10个区市县。8条小河多处于城郊结合部,河水呈现黑臭现象,水质均为劣Ⅴ类。专家提出,保障城市生态环境需水是城市水系生态修复的必备条件。成都历史上有着非常优美的水环境,但是近年失落了,水问题日益严重。府南河的综合整治启动了成都水环境的治理,历时20余年,花费了300多亿元,这二十年可谓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投入了巨大的资金,也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是水环境问题仍然非常严重,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生态环境用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讲生态环境用水,一部分是河道内生态环境用水,保证河流的健康生命,一部分是河道外生态用水,包括景观用水等。保证生态用水应该成为决策者基本的生态道德。但是现在研究河道内的生态用水基本很难得到保证,因为成都市用水完全取决都江堰,而都江堰水资源开发力度过大,逼得我们每年花费3000多万购买河道内生态用水。”陈渭忠感慨地说,“治理水环境的四个目标,我想借用杜甫的一首诗来形象表达,即: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前两句讲的是生态恢复和生物多样性,第三句是空气质量好的标准,第四句是水环境好的标准。我也许看不见了,但希望在座的年轻朋友努力实现。” 

  热点5:川东北暴雨由三峡蓄水引起? 
  在三峡工程开始蓄水以后,三峡库区以北几十公里至一百公里开外的川东北地区(主要包括四川达州、巴中、广安、南充,重庆开县等地),出现了连年暴雨成灾的罕见现象,其中以达州最为严重。范晓表示,2004年,是在三峡水库2003年首次蓄水到135米的第二年,这年9月3日,历史上十年九旱的达州遭受了数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洪灾,5个县城进水,水、电、气、交通全部中断,达州城区最深进水8米,沿河的很多乡镇,水位涨幅可高达二三十米,洪灾造成72人死亡,10人失踪。但当时人们也许根本没有想到,这只是川东北连年暴雨成灾的一个起点,仿佛装着暴雨洪水的潘多拉魔盒被突然打开。这种局地气候的突然变化,是否与三峡工程有关,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根据范晓的统计,从2004年到2014年,暴雨至少26次。暴雨是24小时降水量在50-100mm,大暴雨是24小时降水量在100-200mm,特大暴雨是24小时大于250mm。 

  热点6:关于价值选择的多样性 
  曾经的媒体人汪永晨自嘲为伪环保,但十年江河行走,却让总理接连就怒江保护作出批示,怒江的水电建设被搁置到了2030年后。当无数次被问,怒江跟你有什么关系时,汪永晨说,希望留住大美怒江,让别人别从这儿找钱。“虽然今年的岷江很可能是明天的怒江,我能说的是,我们尽力了,也拜托大家尽自己的力。”汪永晨的一番话,让在云南出生的周谨非常感慨。她说:“我在金沙江河谷长大,在我小的时候,父母一直跟我说好好读书走出这个地方。家人会觉得那是穷山恶水的地方。七八年前,我接触了‘我为家乡而自豪’的环保组织,我们在主流价值观的评价下,我们很容易认为自己的家乡不好、太穷了,想要往外走。每次回到云南和我的亲友和同学交流的时候,他们都认为当地就是需要发展、需要水坝的。我认为这是因为当今社会价值观单一所造成。如果我们有多元的价值观,有价值的多样性,我们就不再会认为那里是很穷的,不再认为一定要去发达的城市去。我现在真的觉得,怎么样寻求价值观的多样性,而不是被社会潮流的价值观所主导真的非常重要。我们真的要按照社会的标准来衡量我们的人生价值吗?”

1528773828121049330.jpg

上一页:王灿发谈《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8大亮点
下一页:未来生态环境科技发展要重点关注的五个重大方面